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咖喱星小讲堂/Gallifrey vid cast news第二期

Claire Harris

Hello这里是咖喱星小讲堂,我是新闻评论员Claire Harris。大家叫我Claire就好哦。由于时间原因呢本节目提前了1个多小时,也就是提前到8:30开始,希望大家能够记得,不要弄错时间了

Rassilon

【点头】

Claire Harris

那么我们先来看一看新闻【打开全息投影】
『Gallifrey电视台员工沉迷游戏《纪念碑谷》以致错过游戏特辑拍摄』
[游戏这么好玩究竟是谁的错?本台记者现场采访了游戏玩家们,得到了以下答复
“这个游戏太有意境了!我认为Gallifrey的游戏创造者都要学一学!艾达小公主好可爱prprprpr” ——The Other]
显然这位同志已经大脑不正常了,我们继续看下一条。

 [“我认为只有18关太少了。”——Rassilon]
是啊,非常简单粗暴,确实是台长的风格。

Rassilon

【笑】

Claire Harris

[“希望以后还能碰见这么好的游戏”——Omega]
是的,非常深沉有风度

 [本游戏用有趣的空间错位感交织出了清新唯美的迷宫世界,玩家需要引领公主艾达在这座神奇的迷宫中寻找正确的道路,抵达终点,带来一次神奇建筑与奇妙几何体相结合的梦幻探险。]
就我个人认为呢,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游戏。不过希望大家不要再因为玩游戏耽误工作哦

9th Doctor

还有图腾!

Rassilon

图腾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深沉状】

Shirley(TL&SL)

图腾!

The Master

图腾萌萌哒QAQ

Claire Harris

看来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游戏啊【笑】

Rassilon

【图腾淹没的时候表示很伤心,后来看到它再出现简直欢喜得跳跃】

The Master

我也是QAQ

clara

图腾竟然没被砸碎,失望。

Shirley(TL&SL)

图腾被砸的时候心都停跳了一拍

Rassilon

【眼神示意other播下一条】这样还怎么工作...

Claire Harris

下一条新闻
『《创始人们的爱恨情仇》再次被提上拍摄日程』
为证实此条新闻,我本人特意去采访了编剧和导演,得到如下回复
[“这次的剧本已经基本完成,我们十分期待成品”——编剧The Other]
更多消息他就不愿意再透露了。
[“本次的电影是我亲自上阵指导的,邀请本群模范夫夫之一(对)加盟。当然他们的皮并不是一对。我很喜欢我出现的那一段【笑】——导演Rassilon]
看来台长很全能啊!我们也有更多看头了

Rassilon

我相信我会拍出你们喜欢的作品的【笑】

Claire Harris

为此我们的特邀记者还采访到了一些影迷们,他们是这样回答的:
[路人甲:”【小声】导演啊,拆cp是要遭报应的!“]
抱歉这位路人你声音这么小也没用,都被录上了
[路人乙:”......我很期待“]
[路人丙:”我们认为这次的成品还是Rassilon/Omega]
[路人丁:“怎么说呢......我认为是Omega/Rassilon OR大法好,不可拆不可逆]
十分感谢特约记者的采访。由于不明原因,我们无法联系上记者同志以及路人丁同志。为他们舍身发扬光大腐事业的精神欢呼鼓掌!

The Master

【分明是RTO三p大法好】

Rassilon

【是ROT】

Omega

【是ORT】

Claire Harris

下一条
『一男子按照本台节目中所教授方法行凶杀人,被害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哈哈哈看来节目收视率不用愁了

Rassilon

反正我们都同意T在最后对吧】

Claire Harris

『Gallifrey最高议会质疑本节目有反社会倾向,台长回应:言论自由』

Rassilon

没错我一直都是这么民主【笑】

Claire Harris

『新春特辑第二幕第三场初具雏形,MacQueen!Master命陨维度怪』
经过商议后,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策。第三场的拍摄也非常成功。期待新春特辑的成品!

Shirley(TL&SL)

【成功个毛!拍了一半就全跑去玩纪念碑谷了!】

Claire Harris

更多新闻内容请点击www.gallifreyvidcastnews.ra/news/

Claire Harris

【新闻版到此结束】

Rassilon

【松了一口气】

Claire Harris

下面进入写手挑战的环节
我们共收到了三个题目的投稿,欢迎大家一起来点评
1.Tears in Rain
2.Song of Gallifrey
3.

Claire Harris

第一个作品来自群中的Eminence

话题是Tears in Rain

《雨说》

像一样划过脸庞
Liv不愿让他人看见自己流泪。
Molly被法师控制着
Sally已经被杀害
她从来没有怨过他人
因为她是Liv Chenka
听雨在诉说
滴滴答答
仿佛在诉说着自己那个无法改变的命运。
"I die anyway"这样的话,她自己不止一次重复到。
她无怨无悔,
因为dalek而被称为Traitor。
她旅行过宇宙,但是在同一个时间。
但当一个蓝盒子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改变她的命运。
My past is your future。
一开始她怎么也不懂。
雨说
你会懂的,因为你现在已经懂了。
Sally说过,你们可以控制命运。
她没有说错。
看你是否肯敢改写命运。
你做过宁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事情。
我信你。
你可以改写命运。
一个英雄的命运。
雨一直都在下
Liv慢慢的伸出手,任冰凉的雨滴落在手心中。
保护Molly,等待时机,杀掉法师,打败Eminence。
雨调皮的在她的手心打滚。笑着。 

 

点评:很冷的角色啊这个,有些句子有点矛盾?希望作者能出来解释一下。短句运用很好,让人印象深刻。挑战第二人称不简单。加油!

 

Claire Harris

第二篇是@The Master 的作品,话题为Song of Gallifrey

【   嘴角还挂着几丝拷问时留下的血迹
   想着Rassilon声嘶力竭的怒吼,不禁笑出声来
   我不知道逃出时间锁的方法,即使知道,我也不会说的
   Song of Gallifrey is over,no one can save her.
   Even  the doctor,even the Rassilon,or……anyone.
   我不介意让Gallifrey给我陪葬的
   笑着闭上眼睛,就永远不再睁开了】

点评:短到令人印象深刻。没关系,短小精悍也一样让人喜欢。不错的第一人称/c戏?我更倾向于是语c吧。加油!期待你变得更加优秀

 

Rassilon

我不发表评论【阴沉脸】

Claire Harris

第三篇是Rassilon 的作品。很期待对吗?
话题Tears in Rain,CP:Doctor/Master,警告:角色死亡

 

 “Regenerate!Just RENGENERATE!!”
“I WIN "
~
悲伤与疲倦潮水般涌来,将他包裹,他几乎无法呼吸。
~
“Theta?”
清脆的童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
“Koschei,my friend.”
~
“总有一天,我会取得我想要的一切。”
“Koschei?”第一次,他的好友如此陌生。
“Call me The Master!DOCTOR!”面前的人转过身,眼神深邃,黑暗。
~
“You told me the name you chose was a promise.What was the promise?”
“Never cruel or cowardly,never give up,never give in.”
每一样他都做到了,但他还是不合格。
“Physician, heal thyself. ”
他永远都无法自医。
~
他的人生就是不断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现在连Koschei他也失去了。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真的累了。
~
“How many children there were in Gallifrey that day?”
“Two point four seven billion.”
~
他保护不了这个宇宙,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乡,保护不了那些孩子,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与朋友,现在他连Koschei也保护不了。
他不停下来,并不代表那些伤口就会消失,它们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深,略微一动就会痛彻心扉。
~
“I forgive you.”
他永远都可以原谅他的Koschei,但是谁会来原谅他呢?
~
怀中人的身体在渐渐冰冷,他看到人们在聚集过来,但他不想离开,他不想说话也不想听他们说话,他不想感受任何东西,他很累了,非常,非常累了。他只想就这么抱着他,一直抱着他。
难道自己不也是罪人吗?
这就是答案?这就是给自己的惩罚?
~
“I'm here,Theta!”
恍惚中他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站在一大片火焰般的红色草原上,亮闪闪的银色的树叶在暖风的轻拂下沙沙作响,他的眼神是那么澄澈,一切都是那么无忧无虑。
~
Koschei再也不会对自己笑了,他再也不会喊自己Theta了,他们再也无法肩并肩地躺在草地上,静静地看时光流逝了。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没有Koschei了。
~
一滴泪珠终于从他的眼中滚下,紧接着一滴又一滴,一滴又一滴。
他僵硬地俯下身子,在Koschei苍白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干涩的吻,泪水打湿了他精致的西装。
~
Goodbye,Koschei.

 

点评:台长果然是台长。平时太谦虚了,果然实力还是在那里呢。和十夜谈一样,很吸引人很清新的风格,不拖沓,自然。加油!

 

Shirley(TL&SL)

【被虐了】

Rassilon

【你们被虐了我就高兴了【不】】

Claire Harris

再奉劝作者们一句:不要为虐而开虐!

 

第四篇作者Omega  
话题:  CP:Irving Braxiatel/Doctor(亲情向)有彩蛋

 

《在心底留一扇门》
一个人死了,也就没有了灵魂。
这是现代科学解释
一颗心死了,人就成了行尸走肉。
可是,对于时间领主的两颗心死了?
他就成了Lord Burner.

君之受命,其史覆覆。
纣命子君,焚之于史。
君之倜傥,其行昭昭。
辗转反侧,徙之于外
君之孝悌,其心忧忧
纣已亡矣,定之于心。
君之思念,其泪潸潸。
难开其口,恻之于身。

Vicky,他现在的同伴,他没有告诉她。
我们只不过是熟人而已。
他看着手下一次又一次失败。他不想让他寝食难安。
多年的情景再次浮现脑海中
Pandad命令已下,君命不可违。
是否行不孝不悌之义?
看着床上熟睡的他,他不忍下手。
独自走出房间。
Lungbarrow庄园充满了自己与他的回忆 ,一起捉萤火虫,一起欢笑。
从接下任务起,他几次都不忍心下手,也没有脸面对其开口。
云遮挡住月,夜晚下Lungbarrow庄园更加凄凉。
"您早已下定决心,何苦这样为难自己?"Lady Clara的声音传来。
"我心已死。"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
"非也,心死如同枯槁,你却在心底为他留了一扇门。"
"你不是我,怎知道我会做什么"他紧缩眉头。
"你的心是活的。"Lady Clara微笑到。"所以会为他留一扇门。"
他慢慢转身看着Clara,勾起嘴角。"你不愧为时间领主的先知。"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博士,你在犯一个错误,一个大错误,你为什么不偷这一台呢?"Clara看着面前白发老人。
"你到底是谁?"博士问道。
"一个在心底里为你留了一扇门,我就是给你开门的人。"Clara笑道。
"Run you clever boy and remember。Braxiatel ,放心吧"

Vicky,我不能把所有秘密告诉你,别怨我。
我不知道他是否也在心底里为我留一扇门。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是当年的Theta Sigma。

"Run for your life 再也不要回到gallifrey!"当年的流放,是不得已而为之。
时间领主的心不会死。
因为他永远都会为亲人在心底留一扇门。

 

Shirley(TL&SL)

【焚君!!!】

Rassilon

【点赞QAQ】

Claire Harris

第五篇,没错正是在下

Shirley(TL&SL)

【焚君什么时候用现代汉语翻译粗来!!!】

Omega

 【会翻译的】

Claire Harris

话题:Song of Gallifrey  CP:Irving Braxiatel/Doctor  警告:角色死亡,黑化,建议当作平行世界

 

《被遗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兄弟……}
[那些被我铭记的时光里全都是你]
“Brax!”小小的金发孩子不顾一切地向他扑来,清澈的眼眸中满是欣喜。
“Thete”他蹲下身,把孩子抱个满怀,然后高高举起。
“I love you the most.”
阳光撒落在他们身上,一切都变得虚幻。
多年以后他早已忘却那天他和Theta做了些什么,只记得午后的阳光和阳光般的金发在他面前不断散发着美好的气息,还有从未间断的轻声吟唱。

[我的眼眸中只有你]
“Lord Burner”
新的burn edit就在他手中。
他怎么可能对Theta下手呢——
“Theta,Listen to me.”
“Run away,to another planet……Maybe earth……Far from home and……far from me. Don't come back!”
“It's your last chance.”
“I'm truly sorry.”
停顿。
他关掉了全息投影,却从未注意到在那长长的寂静之后还有一句话。
“I love you……”

Doctor逃离Gallifrey后一个月,President Pandad VII死于科研事故。时任Ambassador Braxiatel率领人员调查无果。】

[我的生命中都是你的痕迹]
“你不觉得Romana很像他吗?”
他面前的人脚步一顿,回头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
“还有Benny……好吧,我只是想请求你的帮助。”
“什么事?”
他一挑眉,递过一个信封。另一个人怀疑地看向他,但依然快速打开信封浏览了里面的资料。
“你想闹翻Gallifrey吗?”
没等他回答,那个人就点点头,走出了他的办公室。他的回答从身前飘来。“算你欠我的,Braxiatel。记得还。”
“请别告诉其他人”
“当然”
“真是难以想象,你身边的人都曾和他并肩战斗。”

【时间大战最后一年:CIA Chief Coordinator Narvin战死。其催眠Valyes指使Doctor消灭Dalek一族之事被证实。所有情报网络都被移交他人】

[我活着是为了你]
“我们称他为暴君。”
“这里只有你有能力制衡他。在时间大战结束之后,我们正在战后重建,他突然采取行动篡权,没有人预料到。”
“再之后就是不断的战争。没有人能战胜他。我们认为他控制了你几乎所有的同伴,无论是过去、现在或是未来会有的”
“杀了他,拯救所有人。”
“你别无选择。”
战场,唱诗班已经唱起了挽歌。

 

[我爱你]
“停手吧!”
蓝色的投影显示出熟悉的语句。
“why?”
“I am not your brother any more.”
投影上的句子渐渐暗淡。
他勾起唇角,心中却尽是苦涩。
战争过后我不再重要
没有Irving  Braxiatel,只有暴君。

[永别]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为什么要让生灵涂炭?”
“no why”
他孤身一人站在战场中心,鹰头手杖闲散地靠在身侧。
“我以为我给你的暗示已经够多了。”
“这是战争,每分每秒都有人死去。”他悠闲地转动手杖,水蓝色的眼睛中满是嘲讽。“而你却还期待着给我的暗示能让我停下?”前倾身体,蝶翼般轻颤的睫毛无疑泄露了最深的感情。只不过没有人看见——看见也没什么用,他在心底自嘲。
“不给你多年未见的兄弟一个拥抱吗?”他伸出右手,眼中的戏谑丝毫未减,衣袍随风展开的样子却像是君临城下,释放着无形的压力。
无人敢于他对视,无人察觉他随风散去的悲伤。
唱诗班的歌声似乎还在回响,歌唱着邪不压正,和英雄的归来。
求求你——他凝望着那双清澈的绿眸,一如那个孩子刚睁眼时。
一秒后一抹银光穿透他的前胸,一句呢喃在他耳边回响。
旁观者眼中只有逐渐淡去的金光,和轻轻从他背后抽回手的Doctor。
“Never trust a hug.”
他的声音随风而去,和轻柔的歌声一起渐渐飘远。
一切都结束了。
[请你允许我最后一次,以我的生命成就你的传奇]
{从此以后这对兄弟不复存在,只有暴君和打败他的英雄}

 

点评:我有没有说是全员黑化向?还有角色死亡?如果看不懂我就写分析啦www

自己的文章就不点评了

 

Omega

不愧为cp!心有灵犀

Claire Harris

欢迎大家发表评论!

Shirley(TL&SL)

 

【精彩!】

9th Doctor

【Great!】

Rassilon

【赞赞赞】
Eminence
都比我好
Claire Harris
好了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一天5条的《杀死一个TL的100种方法》!
Rassilon

【坐等】
Claire Harris
6.先取走其重生能量,再对其造成致命伤害
Shirley(TL&SL)
【这个狠!但是可能吗?】
Rassilon

【皱眉】这个有些困难,你需要一些麻烦的仪器
Claire Harris

有的
Shirley(TL&SL)
【摇头】对于SLs来说很简单
Claire Harris

在平行世界中的方法,并且还能拿去卖
Shirley(TL&SL)
要不要我回Stellas搞一套仪器来支援?
Claire Harris

【看着台长】说好的言论自由
Claire Harris
7.指使编剧写死那个人

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K-9

(第七get
9th Doctor

学会了
Claire Harris

8.上吊

天哪这谁写的?
K-9
(简单粗暴的二字)
Rassilon
【点头】
Claire Harris

我们来看一下观众投稿
Patience/7th Doctor
投稿:切头!【CF里说到把头毁了就死透了!

Claire Harris

一棒子敲晕,然后打包带走

再一棒子敲晕。然后割肉吃

Rassilon

【皱眉】时间领主可以吃?以后可以试试...
Claire Harris
据说味道像鸡肉
Claire Harris
好了今天的5条已满。不过相信大家还没玩够,我们就继续昨天的活动吧
看来没什么人来啊,我就意思意思发篇短文凑凑数吧
Rassilon

【抬头看】
Claire Harris

这次的歌是You are not alone,CP:Brax/Theta 亲情向
橙红色的天空,交错的绿色激光仿佛织成了一副巨网,笼罩着Gallifrey。
火,又是火,无处不在的火焰,无时无刻不在把周围改造成一片废墟。
带着机械颤音的“Exterminate”声由远及近。Theta慌张的想逃开,却发现自己被钉在原地。把手伸向离自己最近的火焰,手指直接穿过了那抹光芒,没有一点感觉。
“Brax!”他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喊出自己脑中唯一还记得的名字。
“Brax!!”身边依旧是空无一人。
感受到面前的光线似乎减弱了一些,Theta犹豫着放下了手。身旁的火焰突然跳动着扬起,然后又渐渐减弱。
Theta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倒在那里,身下的血泊几乎能映出他的倒影。血液顺着白皙的脖颈滑落,只留下几道几乎看不清的细线。柔软的褐色长发搭在额前,清澈的眼睛直直望向他。
“Brother!!!!”
一片黑暗。
Theta望着天花板愣了两秒,然后一骨碌翻下床冲进在同一层的书房。
“Brax?你还在吗?”
几乎被淹没在满书房摇曳烛火中的身影闻声转过来。“又做噩梦了?”
“嗯……”Theta有些紧张地拽着衣领,不敢往书房里走。
Brax勾起嘴角。顺手把书插回书架上,然后跨过那一堆蜡烛,走到门边,把Theta拉进怀里。
我一直都在。
感觉到了Theta的颤抖,Brax蹲下身,额头贴上他的。他毫无怨言地接受了Theta倾倒过来的负面情绪,而让最柔和的情感轻轻抚过Theta混乱的思维。很快Theta就平静了下来。
有我在,你不是一个人。
我会守护你,直到永远。
Brax抱起已经睡着的Theta,重新回到房间。
晚安,我的弟弟。

Rassilon

【这篇比较甜√】
Jenny Flint
【这篇是不是睡前暖心小故事啊QAQ看着好棒啊】
Claire Harris

今天的小讲堂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参与。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评论
热度(4)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