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TheLastDoor】欧风三十题*3

写给Enril的生贺
当然我记得是8.18啦

1.梦与现实交错
*文笔渣渣渣渣渣 半年没写文后果可想而知
*有原创成分注意
*无原创角色
*无cp
*TLD102/103
*第一人称叙述
~*~
我在哪里?
狭窄的街道看起来错杂而又混乱,连空气中都带有一种油腻的感觉。似乎是无家可归的人东倒西歪地躺在路边,神情漠然。偶尔有几声叫卖响起,混在凝重的空气中回响不断,虽已逐渐淡去却在脑中深刻下痕,耳边继续不断播放着噪音。
就像是浓雾包裹的一切,对人施加无形的压力。
不由自主地皱眉。
“这里是旧尼克街。”
伦敦。
怎么会到这里来?
安东尼……教堂……神父……伯德温以及刚刚挣脱的黑暗,都在闭眼的时刻飞速掠过,清晰却遥远得就像是梦境一般。
或者现在才是梦中?
这有什么好想的呢。我环顾四周。还是先去探探路吧。
好渴啊。
~*~
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云层密布的天空中星光黯淡,月色朦胧。初冬夜晚的伦敦很冷,即使离开冰凉的地面,我依然觉得寒意逼人。
感觉倒是好了很多,再也没有有压迫感。踏上街头时人影稀少,街边看起来不怎么透明的窗户也都被紧紧关闭,似乎是想要抵御什么东西的入侵。
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呢?
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移向逃出来的地方。隔间的门不知被谁关紧,旁边矮墙上的痕迹像是刚被涂上一般清晰可见。
一只……红色的眼睛。*
不知是血还是什么别的,看起来与梦中的如出一辙。*
某一瞬间我似乎觉得我已死在这里,被困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寒冷中逐渐绝望,喷涌而出的鲜血被当作颜料随意涂画在墙上,顺着墙面不断滑落。
那么我究竟是谁呢?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唯有那如潮水般不断袭来的疼痛才是真实?*
没有人回答。
~*~
注释可能有剧透想看就看
*红色眼睛是103官方彩蛋(成就列表中一个secret)怎么找到应该说得挺清楚
*梦里是指TLD102催眠。如出一辙当然是我瞎讲的差别可大了【⬅️无良作者
*“喷涌而出”就是指被人捅刀子。被捅当然疼【当然理解成被鸟啄的 woc好血腥啊】【不过根据Alexandre“鸟在保护我们”来看……当然可能Alexandre也只存在于梦境了】
挂掉的那段感觉写的不是很好,但是想不到更好的写法了。
写完才发现应该写到剧院票。
略过喝水倒那段,以我这渣文笔写出来没啥意义。

评论
热度(3)
  1. Enril_嗯日了AloneOnGallifrey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gay喱(划掉)咖喱✅这是目前收到的第一条生贺因为生日还没有到(你走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