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TLD】心理学三十题*30 ooc慎入 KW

*因为是以前写的所以……Kaufmann没挂【我以为Wakefield会先挂!

*KW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决定好了吗?那就往下看吧

30 爱

爱情三要素,缺失一个就不再是真正的爱情。

因此,“喜欢”和“爱”有着本质的区别。

不——请别打断。

你的感情,究竟是哪一种呢?

~*~

“你真的觉得我们还有希望能回去吗?”知更鸟飞落在火车的窗檐上,迎着猛烈的风抖落它羽毛上的水珠。“太不现实了。”

“很明显,不是。”坐在车厢中身着红衣的人波澜不惊地回答,倾身向前触摸茶几上的杯子。“如你所言,我的朋友(My friend)。”他的手指穿过了杯柄。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坚持留在这里啊Kaufmann……”知更鸟跳进窗户,抓住窗帘,看起来睡眼朦胧。“太奇怪了。”

红衣男子——Kaufmann重新靠回椅背,双手叠在腿上。“John Wakefield,我的筹码。”

“天哪你还真……”知更鸟歪了歪头,没能抵挡住困意的倾袭,很快坠入梦中。“忍心……”

“爱是一种心理上的追求,Robin。”Kaufmann眼神散了下来。“你不明白。”

~*~

“您完全可以信任我,Wakefield医生。”年轻的Kaufmann温文尔雅,却已经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唯独……这一个人是例外。

那就麻烦您了,Kaufmann医生。Wakefield迟疑了一下,温和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浸润了流水般的时间。

我的荣幸。

幽灵看着过去的记忆轻轻微笑,曾经的身影与现在重合在一起。

~*~

“为了您的病人而来的,是吗?”

别看他。

“是的。我们找不到他。”

雷声轰响。

“他最近几次都没有来。”

雨滴落下。

“我去拜访过他的房东太太,她说他只是出门旅游了——”

为什么他的病人值得他如此注意?

——您好像忘了您自己也是这样的呢,Kaufmann先生

“她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冷静。想想他冒雨赶来见你,他未干的卷发滴落的水珠,他微凉的——

“他一直都没有回来。”

那是禁忌!

“他似乎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

悲哀。

“那么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声音逐渐远去,他惊异地回头时Wakefield离去的身影穿过了他的身体。

~*~

“剧作家就是我。”

“我希望我能将你带出去……”

“请确保不让其他人知道。”

“Simurg给了我一个礼物——”

“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Mein lieber Freund)”

最后的最后,幽灵安然浅笑。

——那是我最终的承诺。

~*~

“Kaufmann你还好吗?”知更鸟眨着迷茫的大眼睛,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嗯,一幅很丑的油画和一个很熟悉的柜子。

封闭的房间中似乎有风在轻轻吹动,Kaufmann的衣摆向后扬起。闪烁着光芒的黑色眼睛凝望着知更鸟。

“欢迎回来,John”

——我也一样


评论
热度(7)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