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DW AU】【风之旅人paro】生为此行/C'est pour cela que je suis

【DW AU】【风之旅人paro】生为此行/C'est pour cela que je suis née

茫茫大漠。

澄澈无云的天空中骄阳高悬,看起来无法触及的遥远,辐射到地面的热量却不减分毫。连绵起伏的沙丘延伸到目力不可及的地方,或橙红或金黄的沙子在阳光下闪烁,反射的光芒模糊了双眼。

仿佛站在世界的中心。

这是风的神殿。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是一个繁荣的国度,拥有无尽的宝藏。这里的人们生活幸福快乐,不曾被外界打扰。只是偶尔会有迷路的旅人经过这里,淳朴好客的人们便热情招待,为他们指点迷踪。他们用符文和风的力量制作的斗篷被当作礼物赠送给旅人们,保护他们旅途平安。符文的秘密也被当作重要的讯息代代流传下来。

直到宝藏被外界发现,来自各个星球的人们来到这里,想要得到控制风的力量,并让那些宝藏为己所用。他们修改了流传下来的符文,制造出各种巨像来运走宝藏,并在这里发展出工业。

他们惊扰了神。

当湛蓝的天空被灰烟和浓雾占领,各个星球为了争夺资源而大打出手,鲜血浸透美丽的金色沙丘时;神的低语冲破了一切。

为人所用的巨像变成了石质的猛兽,四处与人为敌;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纷纷逃离,带着符文到外界寻找自己的一席之地;再之后侵略者一批一批离开,放弃对这块宝地的争夺。

直到年复一年,黄沙掩埋了层层叠叠的尸骸和白骨,立起的墓碑歪斜地插在沙漠之中,而石像依然盘旋在沙丘之上,吞噬着误入或是来探险的旅人,符文的秘密也几近失传,只有织上符文花饰的斗篷依然在默默守护。

历史湮没在时间中,曾经的故事成为了传说。人们害怕风之神殿中的怪物,每隔几年就会派遣“调查队”来到这里,作为祭品献给神祈求护佑——亦或是那些怪物。

站在这里的红袍旅人——Doctor,自然也是祭品之一。

为死亡而生的人。

临走之前他的老友给他一件这样的斗篷,希望他还能平安归来。但前路漫漫,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怎样。

那么,上路吧。

~*~

在风之神殿不能说话。

Doctor认为这个限制实在是很不人道,浪费了他的大好口才不能去评论这美景。他也试图打破限制,但无论是用音速起子还是他能从口袋里翻出的各种仪器去探测都毫无结果,他能发出的仍然只是一个个看不懂的符文。

嘛,就这样吧。他放弃了尝试,在无边无际的沙海中旋转跳跃着前进。斗篷扬起的弧度带动落地时飞起的细小沙尘,在空中停留一会儿又落下。脚步滑过的地方留下浅浅的痕迹,很快就被温柔的风沙遮盖。下午的阳光中沙丘仿佛在渐渐移动,仔细一看却都还在原处。远方的沙山似乎在渐渐靠近,但怎么走都无法到达。

离沙漠内部越近,墓碑也越来越稀疏。偶尔会有石龙的骨骼埋在沙子中,上方一个金色的符文与被束缚的红色长幡的碎片散发着独特的金色光芒。当Doctor惊奇的触碰时那些碎片环绕在他周身,而符文进入了斗篷,在他身后凝聚成红色带花纹的长幡,看起来就像是一截飘在身后的围巾。

是符文的力量吗?他煽动斗篷笨拙地飞起,长幡的颜色随着力量散失而逐渐黯淡。坠落下来,就地一滚减轻冲击,未等他抖掉身上的沙子,红色碎片就靠近了他的斗篷。长幡仿佛是呼应闪出淡淡的光芒。他饶有兴趣地挥了挥手中的起子,但仍然一无所获。

翻过最高的一座沙丘,一座遗迹般的建筑物渐渐露出面目。

曾经的人们建筑的高塔,如今已被风沙和其他的什么东西破坏得看不出原样。

只不过这一切对于Doctor来说都是新奇的,他拿着起子飞一般扫过各个角落,而他经过的地方亮起了暖黄色的灯。他尝试着打出符文,一幅壁画在灯光后方渐渐成形——讲述着曾经的风之神殿和前来探险的旅人们的故事,画中的旅人身着与他一样的红色斗篷,坚定地向着前方行进。

Doctor若有所思地离开高塔,夕阳在前方指引着道路。

~TBC~

评论(3)
热度(9)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