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Nameless】〔第一部分〕Illumination

*ooc
*酒后不明产物,意义不明
*反馈不好就重写好了

【第二章】[beta]The Fog

无论有什么将要发生——或是已经发生,太阳仍会照常落下又升起。
“Alex?虽然很抱歉打扰了但是,麻烦你尽快回来一次。”
“也不是什么紧急事件啦。Kirin桑回国了,昨天就动身的。”
对面毫不犹豫地说好。
towaco放下手机,坐直身体开始翻动在桌上摊开很久的资料。
不行啊……完全看不下去。
尝试无果之后他抬起头撑着下巴望向天花板,黑色字母就像是被人打散一般在眼前胡乱跳跃着,明明都是些对他来说毫无难度的句子却一个都无法看懂,多次眨眼也驱散不掉。
还有两个人在其他的地方,和他一样彻夜未眠。
“towaco桑?我到苏黎世了,你能不能来接——给我指一下方向?”
“不用担心。”
小城仍在沉睡之中。
但是黎明的光芒已经刺穿了黑暗与云幕,染得苍蓝色的天空逐渐失却颜色。
一切离结束还很遥远。他收回投向窗外风景的目光,关掉亮了一整夜的台灯,房间立刻变得昏暗。
离结束还远的很。
没人知道最终谁会下赢这盘棋,知道一路上要有多少的苦难和付出。就像导师打开全息投影时所说——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蓝色光晕立刻环绕在他周身,他毫不犹豫地把绝大部分资料拢在一起,抽出一份带着着重标记的将它全部展开。资料的最开头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青年的照片,虽然仅仅是泛着蓝光的投影也刻画出了青年柔和面部线条的每一个细节。青年微笑着端着酒杯,目光越过镜头落在了更远的地方。
“FB777,通灵师协会的现任会长。与他同样的,他带领的队员也都身居高位。也就是这三位——”他击一下掌又展开了双手,另外三份资料的投影也自动飞出,挤开FB的那份环绕在导师周围。“Kikkun-Mk-II,Aromahot,Eoheoh。四个人成立了一个类似内阁的团队,虽然对外宣称是分散权力之类的,但我看来更像是更利于和本家以及协会的背后控制者抗衡。”
“都是些很有理想的孩子啊……只是四个人都不在资质最好的那一批通灵师的名单上,也不是出身在足够强大的家族。”
无法听出有几份真情实意的惋惜,亦或是嘲笑还是预言。
“这算是……政敌?”
“他们的看法应该和我们类似,这么说的话也不会太过针对实验室吧。但是如果FB接受过你们本家那里的帮助,那么——”
Gatchman似乎是陷入了沉思,对自己生生截住话头一事毫无察觉。
“FB确实接受过本家的帮助,他所站在那个位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科学院和黑桃的帮助。”
导师回过头挑眉,挥手收起资料没再多说什么。“那么我就把这些留在这里,最终决定由你们来——”
毫无预兆的敲门声打断了话语,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示意towaco去打开门。
“抱歉我来晚了。最近真是什么事情都¥@&%——”
沙金色短发的男子趁towaco还撑着门的时候闪身窜进房间中,怀中抱着的一大摞书几乎都堆到了下巴尖。“啊是你,好久不见。劳驾让一让。”他绕开导师将书一股脑掼在长桌上,喘口气扯了扯围得严实的围巾,回过头来无比自然地与导师握手。
“好久不见。”
“Alex你不介意解释一下这个吧?”towaco随手翻开一本书看了看里面混杂的专业术语,沉默了几秒飞速合上并将它塞回书堆中。再抬手翻了翻才发现书中夹了各种各样的研究资料——不如说那一堆中一大半的厚度都是各类资料的整合。
“Kirin桑请我帮忙找到顺便带过来的。这些都是他指明了要给你们的材料。”被称作Alex的男子耸了耸肩,面对另外三人意味不明的神情又补充了一句。“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研究。”
“那么,你这是在,”他似笑非笑地对着导师开口。“传教?寻找同党?还是给我们挖坑?”
午后阳光仍然灿烂,照进房间激起空气一同活跃起来。
导师没作声,只是转过去随手抽出一份材料翻了几页,毫无疑问他选择避开那几个尖锐的反问。“现在其他国家的协会都怎样?”
Gatchman和towaco不着痕迹地交换了眼神。
“英、法、德那里还是老样子,也是目前建设最好的协会。他们也仍然接受我们将总部迁至他们的管辖范围内或是到本国做研究。大概是……很民/主的和本国政/府类似的样子吧。Vospi先生还在俄/罗/斯那里带队尽量控制局势,好像是差不多已经得到平衡了,但还是他们那一拨人和家族势力两分天下的样子。”
towaco又向Gatchman隔空投了一个眼神。Gatchman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讲述。
“中/国那里的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怎样。但他们现在似乎是一个集团在控制协会,应该也比我们这里纯粹本家在……的好。根据Kirin桑那里的反馈来看似乎也是有一点混乱的,但好像不算太严重('相对来说',towaco飞快地补充)。他说谜之声和岚少都打算回国了的样子。”
“美/国那里如何?”
Alexander近乎是倒在椅子上。“一塌糊涂。”
“什么?”
“之前协会也差不多是被大家族联手控制的。前一段时间科学院和协会矛盾激化,似乎是想要借助黑桃的势力整垮协会。我不太清楚结果如何……大概协会现在处于一个崩溃的状态。但根本无所谓,本来协会就是形同虚设。”
“相对来水中/国的……确实还不算太严重……”
“喂,各位,比起这些,作为实验室成员的我们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一直坐在一旁到kiyo突然开口似乎是想要活跃气氛避免尴尬的冷场,却无意间使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活跃气氛失败了嘛。站在玻璃门后操控着全息投影的retoruto对着kiyo眨了眨眼。
“在美/国那里真的是——科学院似乎想要把所有能拉拢的人全都拽进那趟浑水中,也不管他们的立场如何看法怎样。至少那边的帮助是不行了吧,我也才刚刚逃离出来而已。”
“因为于他们而言和本家和黑桃以及各大家族合作所能获得的利益最大。或许……毒/品啊,禁药,人体试验这类之前被协会禁止的东西……或者说有些东西本来就处于灰色地带。”他挥了挥手示意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虽然我们也未必一尘不染。”
实验室的组员们都几乎是一致地移开目光或是转过脸,导师则是向前走了几步扶着额头只是安静地看向地面。
没人会忘记方块一周年将至时的那次实验事故——或者说是药物中毒更为恰当一些。
那个事情发生之后他们的组长停止了一切的研究带领整个组开始专攻解药研发,一直到两年之后全部研制成功才继续之前的,关于“本源”的课题。
那件事的起因是他亲自试药的习惯。
他们不想追究记忆的断层,因为必然会挖掘出更深刻更疼痛的过去。
毕竟……那也算在人体试验的范围内。
“贵安是我。刚刚去拜访了一下FB,实在是——嗯?”
“Kirin桑?”
“是我。”
“有什么事吗?”
“应该没问题的。那孩子也很有想法。”
Kirin那边的声音安静了不少。
然后连接毫无预兆地断开。
“算了吧,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导师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坐到了椅子上,故意捋下刘海遮住表情。“毕竟抽掉你们的一部分记忆也是无可奈何的,那种药对思维和身体的伤害都太大了,就算残留一点影响都有可能导致抑郁症之类的各种精神疾病,多半还都没办法治愈。就只看它所创造的幻境的强度,我,至少我这个人是没有胆量去试药的。”
“现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太阳已经西斜了。
导师抽走资料中被做上对他来说十分熟悉的标记的那几份首先离开会议室,接着组员也都跟上他的脚步一个个离开,最终只有towaco还坐在那个一直都属于Kirin的位置上,Gatchman端着茶杯靠在门框上等待。
“或许身为科研员的我们真的不应该想那么多。”
“但仍然需要亲自作出决定。”
Gatchman端高茶杯不置可否。
是谁说过方块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建立在信任之上的实验室,更是建立在焦土和废墟之上的帝国;又是谁说它再自私不过却又最是无私*。
那么这便是要站出来的理由了。这就是要介入纷争之中的理由了。
当他闭眼时能看到血色的天空燃起火光,用烧焦的四角笼罩充满鲜红液体与明亮橙红色光芒的大地,每次踩下都会有略微沉下的泥土仍然坚韧地承载着一切爱与恨,红色岩石铺就的长路蜿蜿蜒蜒到达了不知多么遥远的地方。但那一切都转瞬即逝,只有火焰永恒地燃烧。
他也能看到城市的灯光在眼前隐隐约约,一盏接一盏明亮了深蓝色的天空。
华灯初上,但已人走茶凉。

-
【我不想解释那么多辣鸡玩意儿了很抱歉我本来是想仅仅描写一下幻境的现在为了解释一下某个我不想单独列注释的问题我要从回忆切入很老套是吧我也觉得】
*序章时间线
*意味不明
*仍然是活在背景和记忆中不断刷存在感的K桑

“你问为什么会传开方块很自私又无私这个说法?”
密花桑看着我眼神犀利,我似乎想起了初次见到大总统阁下时他审视般的目光。
“那是……Kirin桑非常护短,特别是那次实验事故之后。虽然说是实验事故……但其实当时是出事了。”
大概是看到我的表情了她轻轻笑出声来,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还有我们的研究成果很少对外公布——虽然后来也达到了接近全部共享的状态,但毕竟一开始……”她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至于所谓'无私'的论调,是因为方块的成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改变现在通灵师中科研人员的生存现状,所以当时Kirin桑完全没有接受来自任何协会和科学院的支持,并且刻意提出'本源'的课题来动摇科学院的地位。”
“但是……”
“在某种意义上他确实成功了。现在我们不需要像以前那样……”
“不用着急,我会把那次实验事故的事告诉你的。”
密花桑说那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
“完全就是计划好想要毁掉方块的核心。”
禁药,末日,未曾存在的牢笼
“他是个天才,完完全全……你根本猜不到他的计划。”
梦魇,血与仇交织的战场
你是否能想象那样暗红的苍穹,铺满深褐色云朵仿佛是凝结着曾经的血痕?你是否能想象深绿色的草叶被浸染成一片毫无边际的猩红?来吧,到永恒的梦里来,踏进末日中来。
“居然那个时候还在想着要保护好夕莉!”
唯一一次的机会——
“后来为了他们的思维安全和保密问题导师抽掉并且修改了几乎所有人的记忆,并且对外宣称是实验事故。”
“那您怎么知道……?”
“Kirin桑想起来的。”
“总之是在那件事之后莫名其妙的好评如潮,但是如果可以……”
她低着头不再言语。
如果可以,我宁愿与世界为敌,换他们毫发无伤。
窗外的鸟儿散了,飘进来的是遥远的琴声。

评论
热度(3)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