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Nameless】〔第一部分〕Illumination

*ooc

*¥@%#&

*反正已经离大纲十万八千里了……

 

【第三章】The Snow

“今天革新计划有内部会议。”

会议室里四处摊开的资料在传阅中分散飞落,在长桌上铺开一片白色。埋首纸堆中的人没有一个对这句无头无尾的话作出反应,只有穿透树叶的阳光活动了一下身躯,轻巧地跃起又将一张隐藏在窗帘之后的纸照得雪白。

只不过来自towaco的讯息有些突然,打乱了一片混乱之中巧妙容纳着的秩序。

“Gatch桑我已经到了。你那里能不能联系到Kirin桑?我这里不管怎么试都打不通他的电话。似乎是……不在服务区之类的。”

“好的。”

与towaco相反的,Gatchman很轻松地联系上了Kirin。

“Gatch桑?有什么事情吗?”

“Kirin先生——久仰大名!拜托今天协会高层的会议你一定要来啊!”

towaco那里有一个充满元气的声音突然冒出,似乎是某个人抢走了他的手机,但他却很奇怪的没有出声。

“啊……我在美国。”

Gatchman站起的时候看到Alexander脸上充满了“他真的没疯吗”的纠结神情。不过鉴于有这种突发情况……他选择暂时无视,只是先打通了青莲那里的线路。

“但是这样的话……二位……只能选择旁听……”

似乎是towaco和协会一个负责人的急促讨论声。

“比起这些事情的来说,Gatch桑,”

“你们是怎么把电话打进寂静岭的?”

现在不仅仅是他了。Alexander也猛地一推桌子站起身来,他身后的转椅因为惯性向后滑行一段距离之后才停下。

“Kirin”

“现在的局势已经够乱了。”

很明显被导师控制的情况——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抢到towaco的手机的。Gatchman低头滑动一下PADD确认已经连接上青莲,只是对面一直没说话而已。Alexander深吸一口气压下已经涌到唇边的话语,沉默着等待下文。

“抱歉。”

“先别切断。”

青莲最终还是开口想要劝服导师。

“我马上就过去接应towaco。”

窗外阳光依旧,却似乎有雪花在飘落。

Kirin那边的脚步声想到坐在会议室中的各位都可以清晰听见,他喘了口气调整一下耳机刚打算开口就被门前草丛中窜出的不明生物截断。象征性地捅了几刀解决掉祸害之后猛地拽开门冲进房间又再用力甩上,开始叙述时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和。

“那个啊,关于Gatch桑昨天带过来的问题,我想还要解释一下。美/国的实验室建立非常自由,只要有基金就可以——因为协会的保护,所以科学院的利益受损很大,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他停顿了一下,在房间里环绕几圈寻找有用的资料。“但毕竟科学院对他们的课题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我们要寻求的是'本源',这也就是我没有把总部设在那里的原因之一。”

“但是……”

“不要想那么多了。”青莲插话打断了导师的质问。

由远及近的防空警报,不断推进着敛去了冬日九十点钟时少有的灿烂阳光。浓雾飘来淹没了一幢幢小楼,紧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里世界。

“那个啊,接下来……你们就当做在看游戏实况好了。”

“别担心。”

虽然这么说着但他还是很认真地一言不发地寻找道路——即使是实际上每一条路线的走向都已深刻在脑海中,也没无法保证万无一失——里世界的空间从来就不能和现实中的相提并论,甚至连那究竟是现实还是幻境都无法被界定,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至于被困在寂静岭的结局已经很明显,只有Gatchman因为运气好逃过一劫。

有时候的确也很想停下脚步回顾一下曾经的故事呢,美好的记忆也好,数不胜数的黑历史也好,都是——

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想的。

“……”

 

异动。

他摘下耳机的时候并不知道对面仍毫无察觉地与未知的方向对话,直到多久多久之后才发觉错误,直到那时时空已经纠缠不清。

“他们可以通过我们来折磨他,为什么就不能反过来呢?”

无限循环。

他快步穿过曲折的看起来永无尽头的回廊,衣角扬起扫过电子时钟上投出的23:59。墙壁上的照片和风景画挂得端正,却莫名透出一种不自然的气息。照明灯完全没有闪烁或是要突然熄灭的意思,但完全让人觉得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情况。

回到原点。

他转过身的时候灯闪了一次,紧接着亮起的是明亮的红光。

一直紧跟在身后的疑似呼吸般的声音,在回头时仍不愿露出真容。只是行走时能够听到不大不小的脚步声,在一片寂静中敲击着耳膜直至心脏,和自己前行时的那么相像又微妙的有一点点错位和偏差。

别回头。

他猛地向后甩手臂,手电筒突然打开时的白光像闪电一样明亮充满穿透力。收音机断断续续的声音由远及近,在狭小的空间内不断回响,将原本的声音扩散出一种空灵与微妙的——寂静。

无穷。

走廊尽头的门和上一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模糊的、不属于灯光投下的阴影落在门上飘忽不定,散发出一种切勿靠近的气息。

门自动打开了。又在他身后关上。

他举高手电筒毫不惊讶地看到面前是一条直线延伸的长廊,两边布满阴暗潮湿、看不清原来面目的雕像和立柱。他走过去时那个一直紧跟身后的声音消失了,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激起空旷的回音,像是实体化成光线一样又反弹回来压抑得人喘不过气。

40,41……42

均匀的、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停止了。

他站在祭坛之上。

“Kirin先生”

圆形祭坛对面离他最远的地方站着一个青年,剑未出鞘直立在地面上,双手交叠放在剑柄上端仿佛手中拿的就是法杖。他不曾回头,声音中也听不出任何感情。

“欢迎。”

Kirin将手电筒举过头顶时一道闪电般的白光劈下,瞬间照亮了整个祭坛。匆匆忙忙地一瞥中他看到祭坛上方中世纪风格的穹顶,精美的雕花与棕灰的色调,精细的纹路丝毫未被时光磨去。四周的立柱被雕塑镂空包裹,与墙壁上的浮雕完美融合在一起。立柱下延伸出的壁画与穹顶上的雕刻一样直指向祭坛中心,旋转着围起祭台和行刑架。

这是个艺术品,他只消一眼便可以确认。从不被使用的行刑架——一个象征;过于精致的祭坛——仅仅作为一个地点,通道,亦或是世界的边缘;即使是再怎么相似——不属于同一本源的文明。或许这很扯,他转了一下手中的短剑。这的确是“人类”这个物种创造的,但那不是他们的本意,那不是他们的精神,在这之上还另有其人——利用宗教和信仰来控制。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血祭吗?他怪异地微笑了一下,抬起头拨开眼前的碎发,摘下眼镜收好。青年终于转身,站在另一边只像是一个小小的黑影。接下来祭坛周围雕像怀抱中的蜡烛都逐一被点亮,从青年身侧一直延伸到他的身旁。他身后的道路被封闭了——再之后最后一支蜡烛也被点亮。

以自己作为祭品。

青年靠近时Kirin没能仔细打量他的神色,只是看到他半白的短发,其中夹杂的黑色反而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一部分。他们的眉眼极为相似,只是青年的眼眸中毫无温柔与笑意,阴翳的仿若暴风雨前的天空。他仍带着眼镜,却丝毫没有遮去锋利的眼神。

那是他自己,他的一部分,甚至连第二人格都算不上。

长剑落下。

剑刃撞击在一起发出脆响,旋即又各自退散开。Kirin活动一下被震得有些发麻的手腕,后退一步躲过青年刺向前的剑。青年再次向前时他侧身躲避,挥剑拨开对方的剑尖向侧下方一扣,他借力挥过来而被反手挡开。剑刃偏转带起一片暗光,半流质般的能量一瞬间被击散又快速收回包裹在刃上。

或许利用本能来战斗才更加有利,他暗暗观察着:毕竟这仅仅算得上是试探的动作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了棘手。每一次出击对方都会精准并且游刃有余地迎上或者是挡开,几乎是计算好了他的下一步;无论是怎么刁钻的剑式都能够一一破解,并且他不能这么耗下去——那个傀儡——青年,是不会感觉到累的。

最可怕的是它会吸取本人的力量。虽然还有什么别的影响还暂时看不出来——但是很快——

他猛地拉开距离,两柄刀剑交叉着指向对方的喉间。

……就会知道了。

剑尖压在脖颈上有种灼烧的触感,四处逸散的能量顺着长剑交互回流。

果然。

青年眼眸中不像是认为自己胜券在握的神色。

如果那是他的一部分的话,应该是洞悉了他的一切想法和攻击方式的。只是……他为什么会用右手,手中还是重剑?用那些他十年前就放弃的东西?最后,他的弱点在哪里?

那么,赌一把。

会很疼吧。

他向剑刃的另一边一偏身,微笑着迎上去时完全没有在乎下一秒对方将会从哪个方向刺来一剑。可惜青年毫不领情,后退几步堪堪躲开,用剑身挡住刺向前的短剑。

失算。他无所谓地抽回手,一边躲避格挡对方的攻势一边思考对方的弱点。毕竟像这种傀儡啊,都会有一个一击必杀的——诶?

他没能躲开——更正,没躲开那一剑,反而刻意把重心都压在前方将自己的短剑也送入对方的胸口。钢刃刺入皮肤的时候疼得刻骨,从被刺中的小腹一直延伸传递到心脏处。

失败失败。青年仍然好好地站在那里。

——不,还可以再试一次,鉴于青年手中的长剑并不是实体,而且他已经退无可退。

他拉进距离按住青年的手腕用力扭转,长剑从腹中抽出时带起更猛烈的灼烧感——很自然,没有伤口也没有血,只不过是能量。微微直起身来踩住长剑扫到一边,然后干脆利落地抽剑将青年压倒在祭台上,在他做出任何反抗之前就用短剑穿过了他的头颅。

血洒在祭台上时蜡烛忽的一下尽数熄灭,似乎有嗡嗡的细语声和嘈杂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在距离祭坛一墙之隔的地方又都忽然停止,然后再也不知所踪。

青年的眼睛茫然地直视向穹顶,他看起来是想要看到天空的。Kirin后退了一步将短剑从青年的下巴上抽出拎起,铸有花纹的剑身上鲜艳的红色在血槽中汇聚成河。他按着胸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放弃,只是用执剑的那只手的手背轻触青年的前额。

利用从他这里得到的力量来重创他。

Kirin向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他以为他已经完成任务了,但他没有。

青年落下的剑仍然静静躺在祭台的一边,随着他前行时扬起的衣衫渐渐淡去,融入到他的身影中。

祭坛的门再一次出现,一道白光穿过缝隙投入建筑之中。

 

〔关于能量核心的新议题。对于上一次所说能量核心无法被击碎的发言,显然我是错误的。仅论猜测的话可以利用足够强大的灵力轰击,或者属性完全相反的、以及纯净灵力做出干扰。而能量核心的重塑也并非……〕

〔能量核心可以推测出的三种承载方式:以骨骼、心脏(血液)、头脑(思想)。当然目前也已经发现不属于这三类中,更类似于以(腹腔)器官来承载灵力和能量核心的。不同承载方式的直接影响是灵力强度和输出。猜测以思维承载对于灵力输出与精准操控更为有利……〕

〔能量核心可能转移。不同程度的思维链接都可能对其(以及灵魂)造成破坏(也可能有正面影响)……〕

“Kirin桑……"

“抱歉。”

Kirin关掉了耳麦的录音。

“希望没对你们造成困扰。”

他不自然地轻笑了一下,感觉到肋下的抽动又赶快停止,只是掩不去脸颊上的微笑和被笑容柔和的轮廓。

“喂喂这根本就没有笑点吧?!”对面似乎是kiyo抢过了话筒,难得的认真语气里带着担忧,几乎可以想象到他眯着眼睛微微皱着眉的样子。“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真好。

这样的关心让他想要自在地往路边一坐笑到无力与对面的人辩驳再起身,只不过就连想想也还是太过遥远。

这里是寂静岭啊。

黎明就要到来了。

 

-

文章里有很多暗示意味的话以及各种致敬……全部找出来的话应该很难吧。暗示的话也是……很多所以不一一列出了。如果大家get到或者有疑问请一定要记得联系我啊(≧∇≦)

主世界K所用的短剑我会放图片在微博(以及他还有一把刀来着也放了吧)(它们以后还会出现的),镜面K所用的就是普通西洋剑……重剑 嗯就不放图

 

评论
热度(3)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