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一个疯子的故事


【一】“Welcome to my world”

我要救一个人。
当我猛然从沉眠中惊醒时我就收到了这样一条来自大脑的讯息。我抬起头伸开酸痛的手臂,转椅向后滑动正好转到了在我身后正对书桌的那块黑板的方向。目光聚焦后我看到那上面贴着的各类便签纸,和那些被磁铁压住、深浅不一的纸条同属于一个色系。
或许那上面有什么提示。
我起身一眼扫过了绝大多数的纸条,当然毫无疑问我没有任何收获。那上面写的都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字句,有些句子前后完全没有任何联系,比较正常的是几个词概括的备忘录,已经完成的事项都被红笔划去。
我摘下其中的几张时黑板上原有的白色粉笔印露了出来,看起来是写出的留给我的什么讯息,大概是一句话之类的。我好奇地拨开它周围的便签,却发现那个用大大的字写出的句子仍没有露出全貌。
最终我放弃从这些纸条上寻找答案,转而用衣袖扫开粘在或者吸在黑板上的所有东西。当我看到第一眼时就完全僵立在了原地,站在落下又跳起的叮当作响的磁铁和一地的黄色纸条中不知所措。
“欢迎来到属于我的世界”那上面这么写着,“希望您喜欢我留下的谜题”
黑板上的粉笔字完全看不出被什么东西粘下或是扫过的痕迹,清楚明了得像是刚写上去的一样。
这不合常理。
我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表想要寻找一些真实的可能性——好吧,我承认我只是紧张了。但手表仍旧在那么平稳地走,大概仍旧是之前分秒不差的那样——反正我看不出那些指针有什么异动或者要乱走的倾向。这让我稍许平静,即使仔细想想似乎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证据能让我安心。但至少我现在能活动了。
我后退一步打定主意要远离这块令人不快的黑板,不由自主地低头看了一眼以便避开那似乎在闪光的白字。相信我,无论在哪个昏暗的环境中你都会先注意到这几个清清楚楚的字迹的。难以置信的是低头时我居然得到了一个意外发现:在我不远处的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张白色的便签纸,上面用很粗大的字体写着红色的……真理?真实?我得说那是张很大的纸上面还有着很大的字,但它上面滴下的的诡异红色让我实在无法辨认。我也一样不想靠近它,它甚至比黑板和粉笔字更令人不快。
我要救一个人,我正在努力提醒自己。但我的大脑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了,它在不断地将我扯向其他的思考——例如那些纸条,谜题,散发着黑暗气息的究竟是黑板本身还是……等等什么?
令人不快的是黑板还是字?是纸条还是上面一团模糊的红色?
这大概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但当我意识到并承认这一点时,我回到了绞尽脑汁都无法想出什么所以然来的状态,并且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大脑正在呐喊叫嚣着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啊,我的大脑背叛我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转过身我毫不犹豫地走向门口,但在与书桌擦身而过时我似乎看见了之前趴在桌上沉睡的我。他似乎正沉浸于一个美梦之中,头埋在手臂间一动不动——
我为什么会看到我自己呢?
我晃了晃头感觉到灵魂终于归位,推门跨入外面的街道中。

评论
热度(4)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