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一个疯子的故事

【三】虚像
这个人的眼神很像年轻时的先生。
他看起来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大概是快要毕业进入大学的学生;一身校服怎么看都像是迷路了才误入这条街的。
他站在那里时总有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气质,在人流中穿行似乎自带着隔离带,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疏离感——抑或仅仅是人群在忽视他?总之这和他与我搭话时候的样子截然不同。他走在我前面,身影就像是……孤独?大概吧,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在逆着人流走呢。
至于他面对我时的自来熟,我想只能解释为“我们从各方面看都极为相似,且我让他感觉熟悉(或者有趣)”了。
“……很有意思,他们的制作总让人不由自主地认为那些人物是真实存在的。”
根据他的只言片语来看他的确是学生,是偶然出来旅行结果走过了目的地才拐进这里的。同时他也是一个游戏测评员。
我想这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我想其实以我的角度来演绎这些角色,和以我的角度来理解他们是相同的。*”
“将自己的意识强加在别人身上?”
他侧过身时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惊奇。
“我们所创造的人物大概就是我们意识的堆叠吧。不过也有说……我想大部分作者都倾向于认为他们在创造一个世界。”
你所有写下的,都会化为真实?
“我宁愿相信他们是没有自由意志的。”
和一个幻境中的人谈论自由意志让我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或许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幻境创造者想刻意给我留下的印象,说是提示也不是不可以。他的创造者说他是没有自我的。
很有趣。
“那么假设一个命运被设计过的人对自己的生命产生怀疑并且认为有人在控制自己,那是否是被设定好的内容呢?或者那只是控制者的失误?”
“假设控制者只设计好了此人生命的大致方向和终点,他所作所为造成的蝴蝶效应是否会对生命轨迹造成影响,从而脱离控制者呢?那么在这种被控制大方向的情况下,他的思想,他的创造,是否是他自己的造物?”
那个年轻人大概在我抛出第一个问题时就已停住脚步,我转身正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为什么不回答我呢?为什么不想想你是否有自我?”
“呐,要我说,我当然是我了。*”他微笑着将一缕碎发理到耳后,看起来是在沉思,“那么您呢?”
“有种理论认为未来一直存在,只是从未被观测到而已。”
“就这么说吧。我来这里,或者说出现在这里,我需要不断地寻找——”他收到了我的眼神,补充上——“'碎片',来获得指示从而知道我下一步应该去做的事情;而你就是那个提示——我猜。”看到他的目光我连忙补充,“你是属于这里的,没错吧?那么关键就在这里。这是个幻境还是梦?”
他并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
“有没有人告诉您,对一个仅仅一面之缘的人说这些奇怪的话,很失礼啊?”
“你是否有自由意志?”
我向前一步靠近他时看到他所戴的黑框眼镜右边镜片边缘有几个小小的数字,就像是刻在玻璃片上的一样。我第一眼看到的是00:09:24,当然它一直在不断缩小。这毫无疑问是倒计时,并且和我手表的时间流速相同。那么我在这里待了快一个小时了——镜片上数字归零时就正好准点。但那又代表着什么呢?
这是一个提示。
我正好看到了年轻人瞳孔中被照亮的白色罗马数字“i”
紧接着他突然消失——带着他周围的一切,只有我一个人站在一片并不纯粹的黑暗中。再之后那副黑框眼镜伴随着一小束光线出现在我面前,上面的数字不再跳动,一直停留在还有7分42秒的时候。它确实对我来说极为熟悉,那是先生曾经戴过的。真难想象我刚刚才想起来这个这么重要的细节。
我伸出手触碰时感觉像是穿过了一层镜子般的水帘,在那一秒钟我似乎看到我自己的投影——穿着制服,戴着黑框眼镜,只是脸还是我自己的。周围的一切光芒都消失了,只留我茫然无措地站在虚无之中。手表上秒针走动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在寂静中却反而能令人安心。
我捡起眼镜把它握在手中,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
我折断了它。
场景变换。

*灵感来源是K先生给游戏人物配奇奇怪怪的对话
*原话出自sh:pt(向pt神作致敬),以及零濡鸦之巫女中K先生也说过
】部分理论来自朋友……呃他qq名字一直叫三岁嫌老 而我不会艾特 但愿他能看到【。

评论(4)
热度(3)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