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一个疯子的故事

*今天稍晚可能发第五篇

【四】名
“名字?”
“我不知道。”
对梦境和幻境的处理方式差别相当大,无法从外界得知所处之处的确切信息我也十分苦恼。
我闭着眼睛躺在地上整理思绪,不平坦的地面上似乎有着不少硌人的碎石,在碎石下是一块难以估计大小的、布满条条隆起的巨石,像是从火山口流淌下的熔岩在将要凝固前被挤压扭转留下的褶皱。这一点都不有助于我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不过至少——我想这肯定是在什么荒郊野岭,大概还是我从没去过的那种:周围毫无人声,连鸟叫虫鸣都无法听见,只有四处乱转的风不断从我身上掠过。隔着眼皮我能感受到现在这里并不是被阳光所眷顾之地,青白的天空只能稍许照亮我眼前的黑暗。
这是个梦吗?
这太像个梦了。
我的意识似乎和自然融为了一体,随着匆匆前行的风一同越过连绵群山。明明闭着眼睛我却看到最高的那一座——也是风的目的地,最顶端被皑皑白雪覆盖,山顶像是被削平——那座雪山,不,在我记忆中这样的山明明就是……
这是座火山,我这样断定。
我感觉到背后的衬衫湿透了,是因为融雪吗?
再躺下去也想不出什么。我干脆睁开眼坐起,伸手摸了一把后背。
……明明是干的。
这里奇怪的事儿真不少。一般人可不会这么设计——无论是梦境还是幻境。
下山途中我遇到一个独行的旅人,手里拎着什么东西和我一样是要往下走的样子。他看起来比我之前碰到的年轻人要高不少,短发向后(上?)梳露出额头,步伐有些不稳却神情专注,几乎没有发现我的到来。即使是如此我也能辨认出他的面容。
但我非常确定我从没有关于先生来火山活跃地区科考的记忆。
虽是这么说,但我实在是无法相信我的记忆了——毕竟我连先生的名字的无法记起(或许真正原因是他从没告诉过我?)。这座山又叫什么来着?基拉韦厄?乞力马扎罗?
约9300——我所能得到的关于这座山的唯一信息。
或许现实中连这座山都并不存在。
我继续下行,刻意忽略了那个旅人。
手表秒针走动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但我确切地记得我来到这里还不到十分钟。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那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才能离开?要找到什么才能救——
是的,还要在这里找一个碎片。我哀叹一声,转身寻找刚从眼前掠过的身影。
“您真的不需要帮助吗?”

评论
热度(5)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