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一个疯子的故事

【六】物极必反
如果是脑缸之主的话,一般情况下不会选择如此直接的暗示方式吧?
……已经想不起来什么了。
创世者说我是被世界所束缚的(或者他说的也可能是控制?),那么我的自我投射,我所看到的先生,他们不是我要拯救的人。
假设我是被世界所控制的,他们是我的投影,还是世界本身的投影呢?
创世者难道是我吗?
“先生,该走了。”
黑色短发的女孩背起包看着我,在我感觉视角晃了两下后才放心地离开。
这次直接成为投影本身……不,我大概只是寄居在这个身体上吧。
看,无法控制呢——对我而言一片疯狂的摇晃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好吧好吧,至少好处也在——不用担心自己挂着剑的样子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后果——或者引起尴尬,这我可都不擅长面对。
“先生?”
再一次听到女孩的声音让我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就差把脑袋割下来拿在手里朝四周转了。但女孩并不在我周围,我也只能看到一片茫茫无际的雪原和惨白的耀人眼的阳光,到处在不该反光的地方闪烁。创世者对于场景的还原真实到令人难以置信。同时我也确定这地方我大概也没来过——除非失忆。那么大概就能排除我自己是创世者的可能了吧——当然还要强调一遍,除非失忆。
那么女孩的声音……?她不在我身边,那句话的语调平和也不像是她喊出来的。是怎么回事呢?
“这里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愿不要雪崩啊,坍塌也最好不要。”
这是一个男性的声音。
他们都应该在我前面不远处,但声音就像是在耳边一样。要我说……是思想。
那碎片怎么办?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至少没把这个想法丢了。这一次我被限制在一个投影中,无法自主行动也无法控制这个身体,我该如何找到这层的碎片?找到一个人,或者……一句话,一个想法?
那么那些声音必定是科考队员们的思想没错了。
但在这之前……这个投影怎么走的这么慢?刻意给我留时间整理思绪的吗?谢谢你啊创世者!
没有回应。真好。
那就如他所愿吧。
创世者是一个会在我的思想中以植入意识的方式与我联系的……物体,我想说不定哪次它就把我自己的想法全夺走了。
但……它到底是什么?是世界本身吗?不说我所碰见的投影,我自己,有自我吗?难道我只是世界复制出来消遣的什么东西?——不,打住,这个想法可不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至少我有思考的能力。那还是先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个体比较好。
那么我来这里时得到的讯息,“要拯救一个人”,是从哪来的呢?这里还隐藏着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吗?
“看这里……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我抬起了头。
到得真是时候。

评论
热度(3)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