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一个疯子的故事

【五】极差
我沿着那些贫瘠的岩石走了一会儿才找到之前见到的那个旅人。他找了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坐下,身后靠着陡峭的山坡岩壁,左手攀着登山杖顶端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但他看起来很不好。
“您真的不需要帮助吗?”
“啊,你来了。”
他睁开眼对着我温柔地微笑,又低下头有些紧张地伸手捋了一下短发,仿佛是在犹豫这么与我打招呼会不会太奇怪。再抬头时他已经恢复看不出表情的样子。
“你就是那位接应者对吧?”他举起手边的短剑递给我,左手仍紧攥着登山杖指节发白。“麻烦你帮我把这个带给我的同伴。我想我已经回不去了。”
即使这并不是在现实中,不伸出援手也太过残忍了。
我接过短剑后他的手在原处顿了顿才放下,他低叹把颤抖的指尖隐在衣袖中。
创世者说我救不了他。
那是一个想法,像是一颗星被点亮一样猛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如果是植入意识无法做到这么突然的。我想这大概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一点小小提示。
“创世者让我告诉你,你每次得到一样东西时都会丢失另一样。”
他开口时声音平稳而有力,不像之前听起来渐渐虚弱带着一丝细小的哀求。
创世者是谁?梦的主人,或者幻境的制造者吗?他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又把解梦的关键送上门来,还给我一个又一个提示呢?或者是梦和幻境的本身吗?那句“你救不了他”就像是我所深信的那些真理一样,不断在我脑海里徘徊回旋,总也无法赶走。不是这样的,我应该伸出援手——
“先生?”
我跪下来揽住他的肩膀时创世者没理我。
“9300是这座山的高度啊……”
他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成功地又把我的疑惑全部拽回。由于姿势问题我无法看到他的眼睛,但我仍能确定他和上一层的年轻人是同样的。
“你不应该停在这里。”
“看那边,夕阳真美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几乎尽数散在风中,让我难以捕捉到。
创世者又说拯救计划失败。
这明明是强制必败。
我松开手起身望向身后,有金红相间的云层中红日在缓缓下沉。漫天都是辐射状的云带,在夕阳下收获最后一抹灿烂的光辉。
这是不合常理的。
耳边有秒针走动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时间在流逝。我举起短剑细细打量,除了看出那必是工匠精心打造的以外毫无收获。
“你是属于我的自我投射吗……”
四周归为黑暗。
迈出一步后我就看到脚下是冰层和永不熄灭的地狱之火,下意识确认短剑还在后我就跑向了所能看到的唯一一抹不同于火焰颜色的光。冰层在我脚下延伸,我也听到了像是碎裂般的声音。快到了,快到了,冰层好像在我身后接连破碎,快想些什么,别那么紧张——在上一层我失去了什么?在这里呢?我会知道或者想到吗?这个超现实世界是怎么设计的——我已经看到黑暗之外的景物,快冲出去吧!
“该出发了。”
一片冰天雪地中我看到走在前方的科考队员,突然反应过来将刀挂在腰间的我看起来绝对非常不伦不类。

*那啥……那座山是以夏威夷的冒纳罗亚火山为原型的,从海底到山顶约9300米

评论
热度(1)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