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生为此行/C'est pour cela que je suis née

Part 2
他坐在古老的石碑前静静等待大门开启。
一道炫目的白光,再之后他在一篇模糊中看到了旅人们所信奉的神。
神向他温和地笑,打出符文展现出沙漠中心的雪山——他此行的目的地。恍惚间看到无数的旅人同他一样,向着最高峰进发;看到满天星光下闪耀的符文;看到沿途无数红色长幡构成的动物或是植物……而他只是个过路者。
幻境戛然而止。
Doctor站起身,大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正前方照来的阳光洒满了沙丘,风景不再如之前一般死寂而仿佛是在流动,高处悬崖上的黄沙倾泻而下,如瀑布一般。
沙海中有一个个小小的隆起的沙堆,似乎束缚着飘动的长幡。他赶忙连飞带跑地落到那里,小心翼翼地触摸并打出符文。那些石龙的骨骼打开了,一片片丝带般的红方块飞出来,环绕着他轻盈地起舞。他一跃而起时碎片贴近又退远,独独留下了久违的快乐和自由注满心脏。他跑过一个个沙堆,解放出长幡的碎片与脚步带出的沙尘缠绕飞舞。直到经过最后一处,获得自由的碎片与原本跟随在他身后的那几片一同高高浮起,闪烁着光芒,目的地正是远处高低不一、依次排列起的石塔——形似桥墩,其中三段的已经有红色碎片融合成的“桥面”铺好。
难道这里还有别的人吗?
Doctor站在原地远望许久才看见在高高的沙丘之上有个白色的人影正迅速滑下,向着逐渐成形的“桥”奔跑过去。他抖落围巾斗篷上的沙子,呆立了几秒,就也行动起来想和那个白衣人汇合。
有个同伴总比孤独一人好,不是吗?
他蹦跳着跨上红色长幡构成的桥,每一步都在那些柔软又坚固的布料上踩出一个小小的凹陷。前方的高耸的拱门让他忍不住抬头去望,只看见一片模糊的白色背着阳光,就像是融化在天空中。
他拍打着斗篷想要飞起,却因为力量不够而作罢。微风掠过时白衣人的红发落在兜帽之外,他不确定是否看到了那个人的笑容。
而后她一跃而下落在他身前,向桥的另一端跑了几步又转身对着他招手似乎是在叫他跟上,即使是看不懂她打出的符文他也能看出她满心的欢喜和急切。
但他仍然捕捉到了什么。他想他是能看懂的——看懂她所说出的,她说——
她叫Amy,Amy Pond。
Doctor以同样的符文回应。

评论
热度(7)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