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七 条件反射


超短 晚些时候发下一篇


这是一片雪原。
刚才我所见到的暴风雪全无踪迹,只有毫无温度的阳光落下来。天空一望无云,澄澈清透显出平原上难得一见的深蓝色调,我身边的人似乎完全没感觉到天气瞬间的变化,波澜不惊地围在我旁边看着面前的断崖。
“换条路吧。”
我听到“我”的声音在说。
周围的人零零散散地应着,退开几步与断崖保持着一段距离。我没跟他们一起,半跪下来轻轻扫开我身前距离深渊只几厘米的积雪。
在这些雪下一定有什么东西——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回响。

在积雪下的苔藓上,有一个被刻划出的罗马数字III。

“您真的觉得这并非真实吗?”
那个女孩儿的声音又一次从身后传来。我抬头看了看手表,没有回答她。
我追寻真实。我在内心中对着自己低喃。
正当我以为自己一无所获,站起身准备返回时,眼前明亮的白雪之上突然掠过一片阴影,再然后我听到女孩儿的声音再喊着什么,她冲向悬崖几乎是要往下跳了。我反应还算快,但也费了好大力才把她拦下。
待她平静下来之后我才敢重新打量这个地方。
我从所站的悬崖探出头去——深渊看不见底,越往下光线越暗,在断崖边看来仿佛就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难不成要跳下去吗?
但这毕竟并不是真实。
女孩还在我身侧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她紧紧地盯着深渊,连眼都不愿眨。我又看了她一眼,不出意料地发现我并不能记起她的名字。
我有很多没名字的朋友,我模模糊糊的回忆起来。
我又听见钟表行走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雪原反射的太阳光芒落在眼中极端耀眼,我似乎感觉到眼底被夹杂着紫色的不规则黑色块晕染开,叠在眼前构成了重重幻影。跳舞的小人在我目光所及之处手拉着手*,伴着魔鬼在我耳旁低语:
“注定一个都跑不了!”*
我跳了下去。

*可能有点《哈尔和移动城堡》的影响
*这句话的灵感来自《fever》

……写到最后好像和题目没关系了??

评论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