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无所有,惟剩自由

场景练习
发出来我自己开心一下

虚拟革命

【时间线是搞过以后】

后来他们时常在Hane的院子里停留。Kyle有时候会模模糊糊地觉得分辨不出这到底是虚拟还是现实,他若是提起Hane就挥挥手说那就去你的画室。在这些场景里女孩儿总是落在阳光里的,指尖红色纸鹤振翅欲飞。她总是用红色的纸,有时单手漫不经心地折,有时两手捧好规规矩矩印下折痕。Kyle从不多问。他只是看,直到Hane倾身敲敲画板说您好久没动笔了。

“您渴望我。”
她的声音平稳而不带任何惊讶,刚刚好把Kyle从他自己的世界中唤回。他的确是,无法否认,对那双手的凝视时间即使是对于想学折纸的人来说也太长了。翻飞的红色带着阳光的色调落在眼底如同海浪,总是一波一波涌起将他吞没在一片白光中。
他无法分辨Hane有没有再重复一遍上次的动作,年轻者的指尖覆上他手腕时他才察觉到自己凌乱的呼吸,仅剩的一点清明朦胧地感叹Hane折纸时极少戴手套真是好啊。
但年轻人撤开得足够快,让他在陷入自我放纵的回忆之前就清醒过来。她轻轻拨开他额角汗湿的碎发——就像上次一样,声音柔和带着一点歉意。
“给您添了这样一个弱点不是我的本意。”
年轻人用窗帘遮住了阳光,她自身的光芒随之收敛了许多。她似乎又陷入短暂的自责中了,怀疑自己迈出的一步是否正确。Kyle闭上眼,徒劳地清了清嗓子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难以找到自白的词句。
我荣幸之至。
他不清楚Hane听见了没有,但她向他点头致意,走出画室时用重又被手套包裹的指节悄无声息地将门合拢。
Kyle拾起笔,在绘满夜空的画布上落下一抹光芒。

评论
热度(1)

© AloneOnGallifrey | Powered by LOFTER